高职扩招100万,首次被写进政府工作报告!

图片 2

广东铁路投资大厦待售写字楼电话: 暂未公布
楼盘价格:报价暂无地 址:天河区汇苑街23号查看地图开发商:广东省铁投置业发展有限公司开盘时间:楼盘详情
| 楼盘图库(0张) | 参加团购(9人)
11月底,广东省发布了详细的2018年教育“账本”。2018年,广东全省地方教育经费总投入为4268.43亿元,比上年增长10.55%,增幅高于全国增幅2.14个百分点。广东省一般公共预算教育经费投入再度蝉联省区市第一位。连续提升的教育投入,成为广东省教育质量提升的保证,从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和高中毛入学率来看,从2000年以来,广东实现了“三级跳”。未来,普通高等教育与职业教育并肩发展,将是广东教育发展的主要方向。“广东的产业发展需要普通高等教育的发展相配合,也需要特别加强职业教育。比如德国的制造业特别发达,背后是德国的职业教育特别强,所以广东作为制造业大省,职业教育应该加快发展。”暨南大学教师胡刚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高校毕业生数量激增进入21世纪以来,广东的高中教育与高等教育都步入发展快车道。统计年鉴显示,2000年,广东整体高中教育的毛入学率只有38.7%,到2010年上涨到86.2%,到2018年则上升到96.7%。2000年,广东的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只有11.35%,到2010年上升到28%,2018年进一步上升到42.43%。从高等学校在校生和毕业生数量上,可以看出广东高等教育的快速发展。2000年广东高校毕业生数量为5万人,其中本科2.4万人,专科2.6万人。这一数据到2010年上升到33.42万人,其中本科15.29万人,专科18.13万人。2018年,广东的高校毕业生数量再度上升到52.39万,数量是2000年的10倍,其中本科25.4万人,专科27万人。从在校学生数量上看,2000年广东高校在校生数量为29.95万,到2010年上升到142.66万,到2018年再度上升到196.32万。同时,广东高等学校数量快速增长,2000年广东高等学校为52所,到2018年上升为153所。在这背后,与广东逐步加大教育投入有关。数据显示,广东省一般地方教育经费持续保持10%以上增长,并在全国占比连续提升。2017年,广东省地方教育经费总投入为3861.03亿元,占全国教育经费总投入的9.07%,比上年的3367.54亿元增长14.65%,增幅高出全国增幅5.2个百分点。全省一般公共预算教育经费为2522.55亿元,包括教育事业费、基建经费和教育费附加等,比上年增长12.42%。2018年,这一数据继续保持上涨,当年广东省地方教育经费总投入为4268.43亿元,占全国教育经费总投入的9.25%。其中,全省一般公共预算教育经费(包括教育事业费、基建经费和教育费附加)为2805.31亿元,比上年增长11.21%。为何广东大力投资教育?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广东整体教育水平有“欠账”,尤其是1952年院系调整以后,对广东的高等教育削弱比较大。20世纪80年代之后,广东的高等教育开始“奋起直追”。“广东的整体财政收入较好,所以教育投入也相对较多,但是值得注意的是,教育发展需要长期的推进,不是简单就能够提升上去的。从历史上来看,江浙一代对教育非常重视,而广东早期对教育的重视程度是不够的。”胡刚指出。未来,广东的教育投入还需要再加强。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广东的总体教育投入在全国排名第一,但与广东省的人口体量比较,包括广东省的高考人数比较,广东的人均教育投入在全国排名并不领先。2018年,广东省一般公共预算教育经费占一般公共预算支出的比例为17.83%,比上年的16.77%提高了1.06个百分点,占比在全国排第6位。目前,尽管广东高校在校生数量接近200万,但是为改变“大而不强”的局面,广东提出了多个教育的发展计划。2018年7月,广东出台《高等教育“冲一流、补短板、强特色”提升计划实施方案》。今年1月,《广东省进一步提高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实施方案(2019-2021)》印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与省外名校、国外名校合作办学,也是广东高校快速发展的路径。比如,哈尔滨工业大学(深圳)是深圳网络空间科学与技术广东省实验室的主要依托单位,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广东以色列理工学院2所中外(境外)合作高校国际化办学特色鲜明。储朝晖指出,不能仅仅采取引进的办法,真正前沿的大学,主要是在管理体制上。大学理念、大学精神和现代大学制度,这三者缺一不可,地方要有条件让现代大学制度建立起来。职业教育新机遇在普通高等教育之外,广东职业教育近十余年来也快速发展。从技工学校来看,2000年,广东技工学校毕业4.28万人,到2018年上升到16.51万人。而在校学生数则从2000年的15.46万人,上升到2018年的54.27万人。东莞一家技师学院老师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现在在职的技能培训很热,他们的订单很多,有的企业很舍得在上面花钱。“比如企业需要一个技术总监,就过来和我们谈需求,我们的专业老师就给他们定制相关课程。当然,也有个人想提升选择过来培训的。”他们会和企业共同商讨教学计划,共同提供场地和资源。如果学校有相关老师,就派老师去培训,如果学校的老师不能满足,就聘请企业的技术总监,或者供货商来培训,学校提供课酬。不过,从数量上看,广东技术人才仍然相对欠缺。目前,在广东的招聘会上,技术工人难招的问题长期存在。熊丙奇认为,职业教育的问题不仅是投入。很多地方用普通高中升学率来评判初中教育的质量,用一本率二本率来评判高中办学的质量。在这样的情况下,要发展职业教育,需要改变地方政府举办教育的思路。储朝晖则认为,真正的用工需求,对职业教育是巨大的推动。需求是一个非常刚性的东西,也是促进高等职业教育发展很强的动力。广东有用人的需求,带动职业教育的发展。目前,作为制造业大省,广东的职业教育发展正迎来新的机遇期。今年2月,《广东省职业教育“扩容、提质、强服务”三年行动计划(2019—2021)》印发,提出到2021年,新增高等职业教育学位12万个以上。中等职业教育吸引力明显提升,为区域产业发展提供高素质技能人才支撑,为高职院校提供优质生源。到2021年,本科高校招收高职院校毕业生人数比2018年翻一番,中职学校毕业生升读高职院校的比例达到30%以上。为此,2019-2021年,广东省财政加大投入,省属和珠三角地区公办中职学校生均拨款基准定额不低于5000元,粤东西北地区公办中职学校不低于3000元;公办高职院校生均综合定额拨款标准不低于区域本科高校的80%。此外,对开展学徒制培养的企业,根据不同职业(工种)的培训成本,可按规定给予每生每年4000-6000元的培训补贴。储朝晖建议,未来广东的教育,不管是普通高等教育还是高等职业教育,要进一步开放,更要面向世界开放。
房企生存艰难群像:卖项目求生 中小房企生存难62栋税收亿元楼
这就是天河CBD摩天大楼生产力房产广州站

但是,在产教融合方面,企业参与校企合作积极性不高、参与程度不深、“一头热”“两张皮”等问题,时常出现。

图片 1

近年来,在产教融合方面,广东投入超过2000万元研制经费,组织137所学校、80家企业、20家行业协会协同推进74个教学标准研制工作。

高职扩招,首次被写进了政府工作报告!这一涉及1418所高职院校的消息,在两会会场内外引发强烈关注。从“完善职业教育和培训体系,深化产教融合、校企合作”被写进党的十九大报告,到2018年8月我国高职院校首个“世界一流”建设方案获批通过,再到近日国务院印发“硬核”文件《国家职业教育深化改革实施方案》,职业教育正在昂首迈入属于它的“黄金时代”。今天,李克强总理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今年高职院校扩招100万人,提出让更多青年凭借一技之长实现人生价值,更是让不少高职院校师生感慨,“高职的春天来了!”随着职业教育重要性的日渐凸显,高职招生也水涨船高。据教育部统计,2018年,全国共有普通高校2663所,其中高职院校1418所,比上年增加30所;全国普通本专科共招生790.99万人,其中普通专科招生368.83万人,比上年增长5.16%,占普通本专科人数的46.63%;全国普通本专科共有在校生2831.03万人,其中普通专科在校生1133.70万人,比上年增长2.60%,占普通本专科人数的40.05%。高职院校为什么要进行扩招?如何进行扩招?今年扩招100万人又将引起哪些“蝴蝶效应”?对此,全国两会代表委员们有话说。高职扩招,蓄势已久看到高职院校今年要扩大招生100万人这部分内容时,全国人大代表、浙江金融职业学院院长郑亚莉激动得有些坐不住了——她今年带来的一份议案便是建议扩大高等职业教育招生规模。在郑亚莉看来,扩大高等职业教育规模是推进我国人力资源强国建设的需要,同时也是推动我国产业升级经济转型的需要。“当前,我国产业升级和经济转型处于关键时期,实现升级和转型更需要大量高素质的技术技能人才。而高等职业教育就是以就业为导向,着力培养大批满足产业结构转型升级和区域经济社会发展需要的高素质技术技能型人才的”。教育部发布的职业教育3年来的“成绩单”显示,职业教育大规模培养技术技能人才能力不断增强,在现代制造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和现代服务业等领域,70%以上的一线新增从业人员来自职业院校毕业生,职业教育社会认可度显著提升。同时,校企合作已初步形成与经济社会发展同频共振的发展格局,职业教育国家标准体系也得到了进一步完善。因此,郑亚莉认为,目前我国高等职业教育已经具备较好的办学条件和较高的人才培养质量,尤其是2006年国家示范性高职院校建设启动以来,建设的456所优质学校、3815个骨干专业具有较强的扩招能力。加上高职教育学制短、见效快、空间大,能为我国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作出更大更好的贡献。“扩大高等职业教育招生规模,推进一大批普通本科高等学校向应用型转变,实现普通学校和职业学校更加均衡地发展,能进一步优化教育结构,推动教育领域综合改革和教育现代化的实现。”郑亚莉认为,高职扩招的同时还能充分发挥高等职业教育与区域经济紧密结合的特性,更大规模培养培训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提升城乡新增劳动力接受高等教育的比重,较好解决人才培养和经济社会发展的结构性矛盾。正如李克强总理所说,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既有利于缓解当前就业压力,也是解决高技能人才短缺的战略之举。郑亚莉关于高职扩招的认识和全国人大代表、长江教育研究院院长周洪宇不谋而合。在周洪宇看来,高职扩招无疑将让更多学生拥有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毫无疑问,年轻人接受教育的机会越多,国民的总体素质就会越高,也有了冒出更多大师级人才的土壤,能培养出更多适应社会经济发展需要的人才。对个人来讲,读书总比不读书好,比留在社会上好,能提高他的竞争力。”“高等职业院校的生源以农村青年为主,更多农村青年接受高等职业教育,实现高质量就业,在改变个人命运的同时,也能惠及整个家庭。”郑亚莉表示,目前我国高等职业院校毕业生半年后就业率达到了90%,就业起薪和可持续发展能力都呈现较好的局面,也能为精准脱贫作出更大的贡献。如何扩招?广东省先行一步具体怎么扩招?此前,已有省份在扩大高等职业教育规模上开始探索。今年2月,广东省印发了《广东省职业教育“扩容、提质、强服务”三年行动计划》,推进职业教育“扩容”是备受业界和社会关注的创新点之一。按照《计划》,到2021年,广东预计新增12万个以上高职学位,全省中职学校数量从464所整合到350所左右,中职毕业生升学率达到30%,本科高校招收高职院校毕业生人数比2018年翻一番等。具体到哪个学校扩招、扩招多少,目前广东轻工职业技术学院院长卢坤建正在等着安排。“以我们学校为例,如果今年让我们比去年多招1500人,那政府会按照相应的办学标准来计算各方面的经费给我们拨款,来匹配相应的学生规模。”卢坤建说。“广东的高等教育是在保证质量下地扩招,广东今年对本科高校和高等职业学校的投入有大幅度增加,目的就是保障扩招之后这些学校的基本办学条件,比如校舍的平均面积、行政办公的面积、设备的数量、师生比等。”全国政协委员、广东技术师范大学副校长许玲告诉记者。在许玲看来,《计划》特别强调了“全省中职学校数量从464所整合到350所左右,中职毕业生升学率达到30%”,在高职“扩容”的同时也对中职教育的结构进行布局优化,可以说在构建中职、高职衔接的立交桥。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高职扩招主要招生对象不是普通应届高中毕业生,而是中职毕业生。“我国高职目前的生源主要来自普通应届高中毕业生,以及少数中职毕业生。但高职的生源在逐渐减少,以至于在普通高考招生中,部分高职的生源危机显得比较突出,高职完成招生计划颇为吃力。而中职毕业生升高职继续深造、发展,这一块还潜力巨大,根据2017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我国中等职业教育毕业生496.88万人,因此,只要将中职毕业生进高职深造的比例提高20%,就可以实现扩招100万的目标。今后高职扩招中,郑亚莉也认为,大幅提高中职生升学率是一个有效的现实路径。“中等职业学校作为我国职业教育的重要基石,作为现代职业教育体系中的基础环节,吸引力不够强、社会认可度不够高是不争的事实,其主要原因是升学率低,未能充分发挥其在现代职教体系中的基础作用”。她建议大幅提高中职生升入高职院校的比例,让更多已经接受了职业教育的青年有更多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真正打通职教体系的薄弱环节。“量的扩大与质的提高两手都要抓”高职扩招,是否会造成部分学校培养质量的下降?对此,卢坤建倒是不担心,“职业教育的扩招与质量下降并不存在必然的联系”。在他看来,职业教育和本科教育是两种同等重要但不同类型的教育,“很多研究性大学的学生培养其实是一种精英化的培养,需要学校有长期的积累和积淀,但职业教育是对接产业培养技能人才的,只要产教融合进行得好,有强大的企业作为后盾,就不必然会造成学生培养质量的下降”。郑亚莉认为,高职在扩招中应坚持宽进严出结合,量的扩大与质的提高两手都要抓、都要硬。既要坚持德技并修,将职业技能培养与职业精神培养相融合,同时也要结合区域产业的新发展,动态调整专业结构,深化专业内涵建设,切实做到校企共同制订人才培养方案、构建课程体系、开发课程资源、组织实训教学,夯实专业人才培养。产教融合、校企合作可以说是高职教育发展的“命门”。因此郑亚莉特别强调,高职院校要深化产教融合,可以以职教集团、现代学徒制、应用技术协同中心等为抓手,引导行业企业用人单位深度参与高职院校人才培养,开源引进企业高技能人才进入学校兼职兼薪,主动输出教师进入企业挂职轮训,实现校企师资双向流动。周洪宇的思路有些不同。在他看来,除了加强校企合作,也应该大力鼓励企业办学。“职业教育是培养技能技术人才的,而企业是培养这类技能型人才的最佳场所,没有谁比企业里的师傅更清楚企业需要什么样的人才、如何结合企业需要培养人才、如何在生产实践中培养真正的职业技能型人才,鼓励企业办学时,国家应该出台相应政策,比如明确规定企业办职业教育所产生的费用冲抵税收,这样企业才没有压力,没有后顾之忧”。在郑亚莉看来,高职扩招也要因地制宜,因校制宜,“不是所有地区的所有学校都要扩招”,扩招应该向两类地区倾斜,一是向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等经济社会发展质量高、吸纳就业能力强的经济带内的高职院校倾斜;二是向经济较为薄弱的西部地区、东北地区和老少边穷地区倾斜,给当地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更多更好的人才供给。“人才供给一定要与社会需求结合起来!”全国政协委员、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副主席钱学明强调,高职院校在进行扩招时一定要实时了解社会的需求、产业的调整等,从而灵活配置教育资源,如果供需不平衡势必会出现企业招工难、学生就业难的两难问题。本报北京3月5日电

图片 2

“当前,广东省职业教育发展还不平衡不充分,高等职业教育学位不足,中等职业教育小、散、弱问题突出。”省教育厅党组副书记、副厅长邢锋表示。据此,《行动计划》提出,要做大高等职业教育,提高高等教育毛入学率,优化布局结构,做强中等职业教育,完善职业院校招生考试制度,畅通技术技能人才成长通道。

金羊网讯
记者周聪、通讯员粤教宣报道:日前,广东出台《广东省职业教育“扩容、提质、强服务”三年行动计划(2019—2021年)》,明确今后3年广东职业教育的发展路线。2月28日,省教育厅召开新闻通气会,对《行动计划》进行解读。

据了解,到2021年,全省中职学校数量将从464所整合到350所左右。通过组建教育集团,新增12万个以上高职学位。中职毕业生升学率达到30%,本科高校招收高职院校毕业生人数比2018年翻一番。

《行动计划》明确实施省属职业院校集团办学,组织部分省属高职院校和中职学校联合组建若干教育集团,增加高等职业教育学位,扩大高等职业教育招生规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